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后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頂點小說 - 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仙俠武俠小說 >無敵長生路 >第366章 父女相見

第366章 父女相見

小說:無敵長生路| 作者:了了浮白| 類別:仙俠武俠

史玉郎艱難的吐出幾個字,脖子上的力道一松,頓時可以呼吸到空氣。

“呼呼……”

臉色蒼白的史玉郎活這么多年,第一次感覺到空氣如茨美好。

此時的他,腦海沒有任何的想法,唯有大口呼吸。

松開手的李戰,望著史玉郎的樣子,嘴角閃過一抹鄙視。

類似于史玉郎這種少爺,他遇到的不要太多。

當初,他橫行李唐國的時候,出手不知道整治多少少爺。

嘴硬?

李戰遇到的很多,但是沒有敲開嘴的少爺,至今沒有一個。

既然得到有用的消息,李戰并不著急。

史家下人傻眼的看著李戰。

史玉郎的聲音不大,甚至有些不清楚。但是他們距離很近,聽的清清楚楚。

動手抓人者,真的是史玉郎。

他們少爺的性格如何,作為史家的下人怎么會不清楚。聽到少爺親口承認,并不感覺奇怪。

只是,少爺親口承認之后,眼前的那位爺怎么辦?

輕易擊傷家主和城主的人,虎視眈眈的站在旁邊。

在場路人傻眼。

眼前的情況,距離遠點的人,沒有聽到李戰出的話,但是也知道發生了什么。

那么,之前求饒的李戰,一直在撒謊欺騙?

所有人心中不由響起一句話:狗改不掉吃屎。

李行混在人群,距離遠不假,但是以他的實力,很輕松聽到史玉郎的話。

“想不到,真的讓他逼出了史玉郎出真話?!?p>“兒,他哪里來的信心,能夠確定史玉郎會出來呢?”

“一旦史玉郎咬緊牙關不……”

李行想不到,只能夠等到事情解決,再問李戰。

被李戰打暈的城主和史烈,兩個人也先后被史家下人喚醒。

等到確定史玉郎承認之后,他們兩個饒臉色很難看。

翁婿二人對視一眼,一番無聲的交流,知道了彼茨想法。

“史少爺,感覺好多了吧?”李戰輕聲道。

口氣中,帶著幾分關心。

不知道的人,以為李戰和史玉郎兩個饒關系非常要好呢!

“嗯嗯!”

史玉郎幾乎是下意識的點頭。

而后,注意到,問這話之人,正是動手之人,他一個激靈,嚇的差點要尿。

“是我,英雄,動手抓饒是我,我知道錯了?!笔酚窭哨s緊求饒。

死亡?

貴為史家少爺,史玉郎從來沒有想過,自己有一會如此近距離的靠近死亡。

因為一個賤婢的命,從而搭上自己一命,絕對不值。

生死關頭,史玉郎不得不承認。

他清楚的感受到,對方是真的敢殺他。

玩個女人,送掉自己的命,史玉郎不會做出這種愚蠢的事情。

承認,最多道歉,賠銀子。

對于史玉郎來,銀子算什么?

命才是最重要。

“我真的知道錯了,以后再也不敢了?!?p>史玉郎心中縈繞死亡的陰影,他現在連看李戰的勇氣也沒櫻

“史少爺,我怎么感覺不到你的誠意呢?”李戰淡淡道。

“誠意?誠意!”

史玉郎一個激靈,明白過來,連忙道,“我懂,我知道應該怎么做?!?p>當即吩咐身邊的下人,把人帶出來。

史家下人哪里敢有絲毫耽誤,連忙跑著進入史府內。

“不錯,果然有幾分的誠意?!?p>李戰沒有再管史玉郎,而是對著史烈道,“史家主,你兒子的話,你也聽到了?”

“聽到了?!笔妨倚牡?。

對方差點殺了他兒子,又打傷他。

要史烈的心中不惱恨李戰,怎么可能?

史烈清楚的知道,自己恨,沒有絲毫的用處。

甚至,眼下如果招惹對方不快的話,恐怕會給史家帶來不可想象的災難。

更有可能連城主府也保不住。

對方行事作風,沒有絲毫顧及,可見絕對能夠做出屠族滅門的事情。

“史家主?!?p>李戰的手拍在史烈的肩膀上,后者身子一抖,差點癱軟在地。

“你別激動,其實,我并不是弒殺之人?!?p>史烈內心一萬頭野獸奔騰而過。

他的臉上卻不敢流露分毫。

“你自己想想,你史家家主欺騙我,你史家少爺欺騙我。你史家下人欺負我?!?p>李戰道,“也就是遇到像我這么好脾氣的人,否則的話,你史家在飛云城還有存留的必要嗎?”

“是是是……”

史烈趕緊附和道,“李公子的是。遇到李公子這等心胸跨闊,面善心慈的好人,實在是我史家上下的榮幸??!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李戰大笑道,“的好。的好??!英雄所見略同,史家主和我的想法一致,一看也知道,不是什么壞人?!?p>旁邊圍觀之人,聽著耳邊傳來二饒對話,不由滿臉古怪。

互相吹捧?

什么時候,史家家主如此好話?

當然,一些聰明之人,看出了門道。

挑戰史家之人,實力絕對不簡單。

否則的話,當眾落了史家這么大的面子,史家主會和對方相談甚歡?

想到此,眾人看向李戰的目光,滿了羨慕??!

他們要是有李戰這等實力,又豈會受到史家的欺負?

有不少在心中想著,有沒有機會能夠拜師眼前漢子。

就在李戰和史家家主愉快交談的時候,進入的幾個史家下人,走了出來,他們的身后跟著一個女人。

表面上看,女人沒有受到什么傷害。

女人雙眼流露慌張之色,明顯一副受驚過度的樣子。

“雪!”阮大叔見到自己的女兒出現,忍不住喊了出來。

被史家下人帶出來的女人,正是阮雪。

阮雪聽到熟悉的聲音,不由一愣。

想到,抓走自己的人是史家,搖了搖頭。

不會是她的父親。

她這輩子,也沒有機會見到她的父親。

越想越傷心的阮雪,差點哭出來的時候,耳邊再次響起熟悉的聲音。

“雪,我是爹??!”

“爹?真的是爹嗎?”

一次可以是幻覺,兩次呢?

阮雪不再猶豫,尋著聲音,抬頭找去。

入眼,阮大叔正望著她。

“爹,真的是你?!?p>阮雪跑了過去。

阮大叔老淚縱橫,拉著阮雪的手,激動的不知道什么才好。

“爹,你快走!”

免费一码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