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后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頂點小說 - 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仙俠武俠小說 >武林壕俠傳 >第二百四十五章 同她談談

第二百四十五章 同她談談

小說:武林壕俠傳| 作者:寒山石徑俠| 類別:仙俠武俠

常不易聽完她介紹的情況后,想了想:“很不錯嘛,才幾的時間就制作出這么多套來。這些潛水裝置,一套兩千八百兩的話,隨便賣賣就能賣到百萬兩銀子以上。我們這下賺得比預期的要多出很多呢?!?p>“的就是啊。要不然我娘親也不會親自幫忙啊。她還不是看著咱們這并非是打鬧,而是筆大生意,怕咱們經營不好嘛?!壁w七道。

“辛苦師母了。哦,對了師妹,到師母。我有件事要跟你一下?!?p>聽趙七提起柳月嬌,常不易想起閉關前她同自己的談話來。眼看房間里沒別人,他覺得這是個機會,便向就柳月嬌向他提出的要求,與趙七談一談。

趙七對柳月嬌跟常不易談話這件事雖然知道,但并不知道他們所談的具體內容是什么。

因此,當她聽他要跟自己談事情時,不禁感到奇怪。便向他問道:“師兄,為什么一到我娘親,你就想起有話跟我呢?是不是你要的話,跟她有關?”

常不易笑了笑,:“師妹,當然跟她有關了。你還記得在我閉關前,她曾經找我談過話嗎?那么,你想不想知道,她找我談了什么呢?”

“她找你談話能談什么?無非是向你了解你潛入墜星湖的事唄?!壁w七回答。

“這件事當然是談聊。不過,除此之外,她還同我談了另一件事。便是,咱們兩個饒終身大事?!壁w七雙目看著她的眼睛,很認真地。

“終身大事?咱們兩個的?這,這。唉,我娘親還真是多事?!壁w七聽了,低下頭,紅著臉,有些慌亂地。

“也不能這么,為人父母的哪有不關心自己子女的?她跟我談這件事,也是出于對你的關心。這我能夠理解。她見咱們兩個處的好,便自然而然地想到要讓咱們兩個結為伴侶。這個意思,她跟我明了。并且還希望我能夠早一點和你將關系確定下來?!背2灰赘?。

“那么,師兄你是怎么回答她的呢?”趙七抬頭望了他一眼,又不好意思地將頭低下,聲兒問道。

“我告訴她咱們年紀尚,最好是等等再??伤煌?。非要讓我拿個態度出來。我又不好太堅持。便只好要找你商量商量再?!背2灰讓嵲拰嵉?。

趙七一聽,有些不高胸問道:“這么,你是不同意了?是這個意思吧?”

看出她的不悅,常不易忙道:“我也沒有不同意啊。我只是覺得咱們似乎還沒有到談婚論嫁的時候。想過兩年再罷了。再了,我不是還要為成為第五壕俠而努力拼搏嘛。這其中,需要付出很多精力的。所以......”

“哼,我看這些只是你的借口而已。真實的原因只怕是,你離開至尊谷地到了這外面的花花世界,見到像玲瓏姐姐這樣的女子后,心里有了別的想法了吧。別以為人家看不出來,你對她越來越好了。都快趕上對人家的好了?!壁w七抬起頭來,瞪著他。

他原本打算跟趙七談談,哄一哄她,要她去跟柳月嬌談談,要她不要逼著自己那么快做決定的。

想不到趙七是這個態度??此@樣子,只怕是她比他那個師母還希望自己快點做出決定呢。

常不易不免有些慌了。忙向趙七:“七,你別瞎啊。無論到什么時候,到了哪里,我待你都會像像在至尊谷地時一樣的。而且,我也跟師母了。我心里其實是很希望一輩子都可以跟你在一起,照顧你,愛護你的?!?p>“那不就行了?既然這樣,我娘親要你做決定你還有什么可猶豫的?你答應她就是了嘛。這樣,我們的事情也能夠早一點定下來。我也不用擔心,你以后會被玲瓏姐姐那樣的好女子給搶走了?!?p>這番話,若是他肯干干脆脆地將他們兩饒婚事給答應下來,趙七肯定是不會出來的??墒?,在看到他是這個態度后,她真的擔心他到最終會做出別的決定。因而,她忙將自己的心意向他表明,并和她母親一樣,逼著他趕快做出選擇。

常不易聽了她這幾句話,不由地暗自吐槽,心:“我師妹和她母親還真像,都是急脾氣。認準了某件事,便要人家立刻拿出態度來?!?p>心里是這么想的,嘴上卻不敢當著趙七出來。因為,這許多年來,他對她的脾氣可是摸透聊。若是自己不肯順著她的心意將這件事給答應下來,只怕她會非常生氣的。

她是自己唯一的師妹,也是朝夕相處了五年的知心人,他心中對她的感情早已不僅僅是師兄妹之情了。因而,到底,他還是非常非常在乎她的。

從這個角度來講,他真是恨不得馬上就答應她。

可是,他一想到自己最終或許會離開這里。又覺得若是自己跟師妹關系太過親密的話,當他離開時,會令師妹很受傷,實在有些太對不起她了。

他因此而再一次像面對柳月嬌的時那樣,感到有些為難了。

見他猶豫不決,趙七用伸手拉住他的手:“師兄,人家和你這么多年來同吃同住,朝夕相伴,甚至還同床共枕過,早已經是你的人了。你可不要對人家不負責任啊?!?p>“師妹,你可不要亂啊。我們什么時候同床共枕過?”常不易一聽,忙慌亂地問。

“怎么沒有?去年夏,至尊谷地特別熱,而且蚊子還特別多。我們為了避暑,也為了避開蚊子,不是特意在院子里弄了張竹床,掛了頂蚊帳,一起在竹床上納涼了幾晚的嗎?那還不叫同床共枕???”趙七提醒他。

常不易一聽,長舒一口氣,:“我的,你嚇了我一跳,我還以為自己哪次喝醉了,對你做過什么而自個兒卻不記得了呢。原來你的不過就是納涼的事兒啊。師妹啊,我跟你,納涼的時候,我們是躺在了一張床上,可也稱不上同床共枕的。所以,以后你千萬不要亂用這種法,免得別人誤會。這一點,你可一定要記住喲?!?p>趙七聽了,一臉迷茫地:“我的有錯嗎?我們明明就是睡在一張床上了,還枕了同一個枕頭,怎么就不叫同床共枕呢?師兄,你腦子是不是壞掉了?”

完,她就像查看常不易是不是病了一樣,將手放在他的額頭,試了一下。

免费一码中特